第四版:副刊 总第222期 2022年05月15日
默认
缩小
放大
字体控制

故乡的柴爿花

新闻作者:林静芬 浏览量:

在布满钢筋铁骨的装置现场,成片的锦绣杜鹃增添了许多春天的气息。设备日以继夜连续运转,我们的生活也是忙忙碌碌,在疫情常态化的今天,“少聚集,不离甬”,正常有序的上班生活也已让人觉得知足。春天在不经意间到来。草长莺飞,百花齐放,可以说春天是属于花的季节。“梅花谢后樱花绽,浅浅勺红。”“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含杨柳风。”描绘春花的诗句赋予了春天独有的诗意浪漫。而我记忆中的那抹“映山红”在这样一个春天又跃然心间,那是属于故乡的柴爿花独有的斑驳艳丽。

柴爿(与“盘”同音)花是杜鹃花在台州的俗称,这个名字如果不去百度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怎么读,作为土生土长的温岭人,柴爿却很是熟悉与亲切。从前,在农村还没有煤气和燃气的普遍供应,人们大都用的是土灶,主要以木柴为燃料,还有松针、稻秆、竹叶片等,柴爿花的枝干也是山民的柴禾来源。柴爿花生命力顽强,屡伐屡长,并且每年到了三四月间红花开满枝头,所以人们就把这“柴禾鲜花”叫做柴爿花。

在台州看柴爿花出名的有天台的天台华顶国家森林公园、临海的括苍山、三门的道蓬山还有温岭的方山,我的老家在温岭大溪镇,虽然不是在方山脚下,但是家门后的山野承载了很多儿时的美好时光,特别是山上的柴爿花,它给了我们最初的浪漫与惊艳。小时候,没有滑滑梯,没有沙池,更没有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的普及,假日的时光总是离不开后山、田野和村口的小河,后山不高,但足以让我们一群野孩子疯跑瞎玩,蹿山坡,烤红薯,摘杨梅……无忧无虑的笑声常常回荡在山野之中。

在一年一季的最美花季,后山的柴爿花也迎来了盛开期,怒放在山野之间,一路花语喃喃,一路欲语还休,我们总是挑最好看的折下一簇又一簇,有时为了摘下险峰中更好看的那一簇几个人手拉手去够,现在大了想起来反而有些后怕,感叹那时的我们无畏无惧。而我总是会将自己摘的红艳艳的柴爿花抱在怀里带回家插在瓶里置放在餐桌上,一家人围坐吃饭,尤其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