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版:副刊 总第221期 2022年04月15日
默认
缩小
放大
字体控制

舌尖上的“花神节”

新闻作者:李仙云 浏览量:

柳色青青花盈香,公园郊野踏青,四处都是草木蓬勃生长发出的生命律动之韵。迎春花像一个个身着鹅黄裙袂灵动活泼的小丫头,俏皮地在枝间摇曳着荡秋千;海棠花刚刚吐露出花苞,点点玫红含苞待放,似羞赧欲语的少女。回眸的一瞬,又被水杉树林子里那大片诸葛草的小碎花迷了眼,它们热闹拥挤地像一群乡野村姑,在撩人的春色里牵手含笑。又是一年春分时,这将春色演绎至最佳的节气,难怪它被称为“花神节”,在暖阳里,那珍藏在味蕾的“春食”,竟觉得心间涟漪荡漾,回味不已。

那玉兰花其华灼灼如酒盏,合像毛笔头,绽似莲花般,每次驻足于花树下,凝望枝间那蓬松硕大、紫粉或雪白的清丽花瓣,一树的缤纷炫目,总让我想起白居易那句“紫粉笔含尖火焰,红胭脂染小莲花”,这被古人称作“木笔”的略带毛茸如火焰般的花骨朵,它似春姑娘手中那沾满彩色颜料的画笔,描摹点绘间呈现出一个姹紫嫣红的春日丽景。

那年,同窗从家乡终南山下的辛夷坞赶来看我,她拿出视若珍宝的小零食让我品尝,那外形“镶金裹玉”的小薄片,咬一口酥脆掉渣,余香弥漫。一问得知,所用食材竟是玉兰花,只因她把困扰我多年的鼻炎记于心上,特意去采撷这集花坞山谷之灵气的花苞,精心烹煎千里迢迢拿来为我调治。果然食之月余,再不有往日频繁的吸鼻之声。

每年春分,正是被称为“树上蔬菜”香椿的最为鲜嫩之时。家乡的庭院里植了好几棵香椿树,从它露出芽苞的那刻起,我就每日里踮起脚尖抬眸细望,那绛红色的叶子如羽似花,叶面似打了一层薄蜡,在春阳下熠熠夺目,我观之更是垂涎欲滴。

儿时放学归来,看到母亲在盛好的凉皮之上,撒入翠绿的香椿,那一刻,脚底生风般扔下书包,捧起碗极速翻搅几下,就美滋滋地“吸溜吸溜”,大快朵颐。凉皮的酸辣筋配以香椿的鲜嫩醇香,简直美味绝伦。记得曾看袁枚的《随园食单》,他提到香椿拌豆腐这道菜,馋虫在舌尖翻搅,正值时令,也全然不顾它野菜卖出了金菜价,一番洗焯切拌,一道香辣可口,鲜嫩无比的香椿拌干丝就盛于瓷盘,晚饭之时,一家人围于饭桌,灯火可亲,野菜竟也品出了珍馐美馔之味。

“其茎柔脆中空。其叶绿腻柔浓,直出一尖,旁出两尖,似鼓子花叶之状而长大。”李时珍这诗意精准的描述,让菠菜立刻水灵碧脆地现入眼前。曾跟母亲学得一招极爽口下饭的凉拌粉丝菠菜,当色如翡翠的菠菜配以雪白的粉丝,淋上辣油醋酱,再撒上碎花生米粒,咬一口清新爽口,鲜美至极。若再来一碗色泽鲜绿、清香劲道的手擀菠菜面,那更是从味蕾爽适至肺腑,记得爷爷曾说,早年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若能吃上一碗辣香的菠菜燃面,下地干活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

春分时节食春菜,大自然的美妙馈赠,也让我们脑洞大开享受生活的趣味,采撷几朵香花,掐一把嫩碧牙苞,执铲挖一蓝野菜,每一道都是春天的味道,每一盘都能品出生活的真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