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版:员工天地 总第210期 2021年05月15日
默认
缩小
放大
字体控制

从人口普查数据浅析未来趋势

新闻作者:杨梦林 浏览量:

  千呼万唤始出来,511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结果在万众期待中得以公布,这比原定的公布日期推迟了整整一个月。由于目前数字化更加科学先进,普查数据更精准,因此这次“七人普”数据备受关注。在宏观经济增长理论中,人力资本作为经济增长的决定性要素,通过人口的数据可以洞悉未来经济发展趋势。

老龄化加剧

人口数量红利转质量红利

  此次普查数据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为26402万人,占18.70%。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9064万人,占13.50%。与上一次普查相比,比重分别上升了5.44%4.63%。按照联合国公布的65岁以上老人占比14%的界限,迈入“中度老年社会”已经近在咫尺。老龄化的问题一直以来被广泛讨论,其带来的社会劳动力群体下降和国家养老支出压力等问题日益严重,会深刻改变经济资源配置关系和国民收入分配格局,进而不可避免地影响到经济发展、社会生活、公共设施与福利制度等方方面面。

  总的来说,老龄化趋势不可避免,人口数量红利逐步消失,一些发达国家早已经迈入了这个阶段。但我们应该清晰地看到现有的劳动力群体的结构,此次普查显示中国人群受过大学教育的人口已有21836万人,此外每年高校毕业人数达800多万,大量的知识分子被输送到劳动力群体中。从发展阶段来看,在经济高增长的阶段我们利用人口数量红利实现了发展,现阶段国家应该考虑的是如何用好人口质量红利。这与新发展阶段是吻合的,与新一轮产业革命的需求是匹配的。此外,还值得注意的是在60岁及以上人群中,年龄偏低的老人占了很大部分,他们的经验和技能,还有隐藏的巨大消费潜力都是国家发展需要关注的。

生育率放缓

住房教育成最大难题

  出生率的数据早已在预期之内,这次普查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出生人口为1200万人,规模仍然不小,但从生育率来看,已经出现连续下降。2020年我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为1.3,处于较低水平。通常情况下,总和生育率达到2.1,才能完成世代更替,保证整体人口水平相对稳定,这一数值低于1.5则意味着跌破警戒线。即使现在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国民生育意愿仍然不强,未来可能会面临更加严峻的出生人口下降的压力,

  生育率越来越低,主要原因包括了房价高和教育成本高等难题。一方面房价基本上绑定了年轻人的梦想,掏空了两方家庭的口袋,同时工作生活压力巨大,年轻人没有足够的财力和精力去生孩子;另一方面孩子生出后教育成本过高,各类培训班、补习班费用高昂,家长们已被现有的应试教育模式框定,极大地造成了内卷。国家也注意到这个问题,在今年发布的“十四五”规划纲要中也明确提出,要推动实现适度生育水平,减轻家庭生育、养育、教育的成本,释放生育政策的潜力。未来国家必然还会出台一系列配套政策,为提高生育率扫清障碍

人口大迁移

向都市圈聚集促区域发展

  人口向繁华都市圈聚集,这也是发达国家走过的路,历史必然趋势。此次“七人普”数据显示,我国东部地区人口最多,占总人口的39.93%,中部地区占25.83%,西部地区占27.12%,东北地区占6.98%。与2010年相比,东部地区人口所占比重上升2.15%,中部地区下降0.79%,西部地区上升0.22%,东北地区下降1.2%。总体来看,东部地区吸引最多人口,东北地区则流失严重,人口流动整体呈现出北方向南方流动,中西部总体向沿海地区流动。人口向经济发达区域、城市群进一步集聚,未来这一趋势还将持续。

  作为共和国长子的东北由于经济发展多元化失去了其原本的优势地位,虽然“东北振兴计划”已实施多年,但依然改变不了人口净流出的局面。有人的地方就有活力,就能带动地区的经济发展,因为生产、消费等一系列东西都需要人来支撑。因此未来的城市差异化会更加明显,边远中小城市的配套实施建设好了,反而人会越来越少,一二线城市围绕中心城市扩张会越来越大,形成更加大的都市圈。为应对这一趋势,未来涉及到人口流动的政策可能会有所改变,例如户籍制度、土地制度、社保政策等,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