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版:副刊 总第207期 2021年02月15日
默认
缩小
放大
字体控制

一本泛黄的笔记本

新闻来源:本报讯 新闻作者:苏作成 浏览量:

  在清理旧物时,女儿找到了一本旧笔记本,说给她打草稿算了。我一看,立即对她说,这可是你爸高中同学赠我的!女儿笑着念起了扉页上的留言:坚强者能在命运之风暴中奋斗!叶小湖赠。

  “爸,你快说,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我说:“不要乱说,这是你爸班上的学习委员赠的!”

  我将书拿过来。笔记本是白色软壳的塑料封套,有些发黄,封面上是一个女电影演员的剧照。我望着笔记本,过往的那一段岁月宛若又在眼前。

  叶小湖从高一开始就与我一班。她文科成绩好,我数学成绩好。我在学习上容易犯冷热病,如受了老师批评就会松懈,有时排全班二十名以后,有时能进前三。她一直当学习委员,总分在班上也经常保持在前一、二名。她学习特别认真,遇到生字,总会用一本旧字典查,并工整地将拼音与解释记到书上。第一期,她坐在我前面。若有数学题觉得难,她会掉过头问我。后来调坐位,我俩离得远了,但如有题不会,她仍会问我。

  一天放学后,我走进镇上书店,她正低头在书柜边看书。我叫了她。她问我是买书吗?我说想买笔记本。

  她问了售货员有电影明星照片在上面的那种白软壳的多少钱。可能觉得贵,就没要了。那时家境困难,用钱要省。她穿着也普通。

  接着,她跟了我到小公园去,聊了些学习上的事。在亭子里坐下。她脸上突然有些红,将看我的目光也收了回去。我也有些害臊。但我知道她对我好。

  一次在操场经过,一个平时练篮球的同班同学将球打到我身上。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喜欢我。我与他争了一下,他走近我,便要动手。这时,刚好经过那里的她,对他大喊:“不要欺负人。”他才走开了。

  她问我准备考什么大学。我说还没有想。她说她准备考省师大。她对我说,其实,你只要肯努力,进步一定大。

  平时到食堂打饭,她不在我前,就在我后。有一次,我身上没带票,她二话不说给我交了,我当时很诧异。后来我要还她票,她不收。

  毕业前夕,同学间互赠纪念品。那天下午,教室人走光了。我还在清理书籍。她却悄然走到我身边,将一笔记本交给我。它正是我在书店看的那本!她又悄然离开。我知道她喜欢看书,就赠给她一本《唐诗三百首》,在扉页上写着,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后来,她如愿考上省师大,毕业后留在省城工作。我考进了另一所学校。那时没有手机,后来我俩失去了联系。近年才知道,她在一所大学教书,爱人也是教授,他们有一个女儿,生活幸福。

  时光流逝,一眨眼二三十年过去。我小女儿都读初中了。她赠给我的笔记本已经泛黄,然而它却牵动着我对高中时代生活的美好回忆,她的赠言也成了我人生征途上的座右铭。想起过往的一点一滴,我觉得格外的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