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版:副刊 总第206期 2021年01月15日
默认
缩小
放大
字体控制

槐树守望

新闻作者:杨梦林 浏览量:

  一阵风拂过,我睡醒了。

  光亮之中,我模糊地看见自己的倒影躺在了硬质的水泥马路上,晨曦的露水弄湿了我的头发,耳畔响起了阵阵鸣笛声。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眼前的一切都显得很陌生,我努力适应着新的环境。醒来的五年里,日复一日,唯一让我察觉到变化的是那种四个轮子加一个壳子的玩意儿,它们发出的嘶吼声,让我始终不能安稳入睡。我边上的朋友都不见踪影,而我却依然伫立在这里,虽已过两个花甲之年,但我知道我依然很年轻。

缘起

  我出生在山谷的林间沟壑里,在那里,我度过了最美好的童年时光。山涧间岩石上小溪旁的松林中,瀑布倾泻而下,如丝带如长发如轻烟,一座座黛绿的山峰,一条条朴实无华的小溪流构成了一幅幅立体的山水画,山谷里奇异唯美的景观,至今还让我记忆犹新。

  “横槎晚渡碧涧口,骑马夜入南山谷”,一个俊俏的男子吟唱着诗句在茂密的林间注意到了我,后来我被他带到了一个村庄。我的宿命归结于此,在一个小湖泊边上,茅草屋前面。可能这就是缘分,我原本以为我会在山谷里走过数十个世纪轮回,最终在时间的年轮中与大地融为一体。带回我的男子叫木心,他很勤奋,时常挑灯夜读,我也伴着暖暖的煤油灯光,静谧地遁入梦乡。那时候他还扎着长辫子,可过了不久便换了一头短发,变得更加清秀。

遇见

  他叫扬子,出生的时候便与众不同,伴着爽朗的笑声。他是木心的第八个孙子。曾经的茅草屋已经变成青瓦房,门前也铺满了青石板,唯一不变的是,碧湖依然还在,我爱上了这里的人,还有那一片湖。春日里,小山倒映在荡漾的湖水中,像一块巨大的翡翠漂在梦中,一阵波涛向山边涌去,山仿佛在微微波动。有时泛起乳白色的雾,像是仙女起舞的洁白裙子。

  转眼我已在这里度过了六十个春秋,根也扎得更深了。一年四季更迭,是大自然的美妙,是地球公转带来的礼物。时常有三五成群的孩子在我撑起的树荫下玩着游戏,也有三三两两的妇女坐着说着村落里的悄悄话。木心已经双鬓白发了,他时常坐在我的身边,有时一个人喝着小酒,一呆就是一整晚。扬子也一年年长大,从咿呀学语到蹒跚学步,从无忧顽童到青涩少年。我知道,总有一天他会离开这里,像他父亲一样,去异乡追求自己的梦想。

变迁

  那是时隔三十年,我第一次见到扬子。我已经忘记了当初的模样,他的着装我从来没有见过,但简约而严肃,他的身边站了一个气质十足的女子,妆容艳丽。木心早已在十年前溘然长逝,长眠于地下,而临终也没有见到过扬子一面。扬子并没有多呆,只是在破旧的青瓦房里走了一圈,便匆匆离去了。老房子很久没有人住了,村庄里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少。

  没过多久的一天清晨,伴随着隆隆的作业声,青瓦房被夷为平地,我边上朋友有的被无情砍伐,有的树根被缠绕着草绳子运走。就连那片让我魂牵梦萦的小湖,也在两天后被填成了平地。我的呐喊,他们听不见,眼泪流进了心里。我被视为福运的象征,幸免于难,但悲伤浸透了我的身体,于是在漫漫长夜与白昼里,我长眠了。

等待

  “木心在教扬子画画,墨水勾勒的线条清晰可见。累的时候,祖孙两人就在院子里玩起了捉迷藏。每次木心躲的时候,总是把自己的衣服的一角露在外面,还时不时抖动。我的躯干实在是太大了,有时候他们就围着我转圈圈,笑声传遍了整座村庄……”在梦里,我时常回想起曾经的那些人和那些事,我不想醒过来,害怕面对过去物是人非的伤感,害怕面对迷茫未知的前方。我在等待着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梦终究会醒……那一天,晚霞把天空染成一片鲜红,路上人的背影被拉得很长很长,挑着落日,慢慢消失在薄暮残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