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版:副刊 总第202期 2020年09月15日
默认
缩小
放大
字体控制

秋思

新闻作者:杨梦林 浏览量:

  已过白露,晚风萧瑟,瘦叶渐黄,残阳西斜。

  秋,在古人的眼里,大概都是伤感的代名词,因为秋之至,冬欲来,一年又是一年。回顾往昔,业未立,志难平,难免从心底感到落寞。“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翻遍古今,悲秋之词,俯拾皆是。

  南方的秋,印象里只有郁达夫《故都的秋》描绘的那样:“南国之秋,当然是也有它特异的地方的,比如廿四桥的明月,钱塘江的秋潮,普陀山的凉雾,荔枝湾的残荷等等,可是色彩不浓,回味不永。”去年我去观赏过钱塘江大潮,具体日期已在脑海中模糊,但已入中秋,气温仍高居不下,比钱塘涌起的潮浪更让我印象深刻。南国的秋,确实来得较为缓,草木凋得慢,风儿也吹得柔。我在北方待过六年,北国之秋,来得要清,来得要静,也更悲凉一些。

  从北方又重回南方,各有特色的秋在我心里,都难以忘怀。秋日的午后,阳光已没有盛夏的那般咄咄逼人,呼唤上同事好友,沿着湖畔走上几圈,抬头仰望,云淡风轻,满天是令人赏心悦目的湛蓝色。天凉好个秋,可惜没有香山的枫林,秋的意境似乎少了点,就好像曾经陪伴你的故人,如今悄然远去。当然,我们应该看淡所有的不辞而别,也应珍惜所有的不期而遇。

  傍晚,秋雨悄无声息地来了,像仙女衣裙的缕缕薄纱,从空中飘落而下,又似天空的歌谣,低吟浅唱着,四面八方的忧愁似乎也随它飘然而至。秋雨就在人世间的叹息声中款款而来,显得异常萧煞、绵长。飘摇的思绪回到六年前,外公溘然长逝,没能见到他最后一眼,那时我刚去北方,那年的秋也格外凄凉。

  秋日的夜晚,沿着红阳路上的长河独自一人漫步,月牙弯弯地挂在浅蓝的空中,仿佛是一只小舟飘荡在清澈的湖面上。月光皎洁,银辉万里,泼洒在河面上,像是堆积起了厚厚的一层白霜。闭上眼睛,偶尔虫鸣丝丝入耳,柔和雅致。记忆里有老家的院子,空灵的夜晚,坐在石板凳上,感受月光涤荡灵魂,恍如与世隔绝。

  一日黄昏,走在路上,一片落叶在我肩膀,我捧着这秋日的寂寥,独自一人,在绵长的秋思中徘徊了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