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版:员工天地 总第202期 2020年09月15日
默认
缩小
放大
字体控制

生活中的公地悲剧

新闻作者:杨梦林 浏览量:

  为什么你吃到带有地方名字的特色菜感觉平平无奇?为什么有一部分美国民众在病毒如此肆虐的情况下,竟然会破坏隔离措施,要求恢复“自由”?

  要回答上面的问题,要涉及到一个词语,叫“公地悲剧”,它于1968年由英国学者哈丁在一篇题为《公地的悲剧》中首次提出。有些人初步看这个词语觉得公共的地方何来悲剧可言。其实公地悲剧不能按照字面意思去理解,而应该视为一种比喻的概念,是一种现象的简称而非现象的精准描述。

  公共部门经济学是微观经济学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而公地悲剧是其中重要的探讨项,它指的是公地作为一项资源或财产有许多拥有者,每一个成员都有使用权,但没有权利阻止其他人使用,而每一个人都倾向于过度使用,从而造成资源的枯竭。之所以称之为悲剧,是因为每个当事人都知道资源将由于过度使用而枯竭,但每个人对阻止事态的继续恶化都感到无能为力,而且都抱着“及时捞一把”的心态加剧事态的恶化。

  我们以放羊为例,假设在一片面积固定的草原上,现有的草地在不破坏的情况下最多可以养活1000只羊,共有10户人家放牧,那么平均每户人家可以放牧100只羊。每多放牧一只羊,牧民就可以从中额外获得一部分收益,作为一个理性经济人,每个人都会有多放牧的动机。最后大家本着个人收益最大化的原则,尽可能地多放牧,最后导致草地被破坏,没有人可以再重新利用草地的“悲剧”。当草地作为一个公共物品而不界定所有权时,就不会有人加以珍惜,上述的一幕迟早上演。生活中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公共场所卫生脏乱差,企业污染气体随意排放等等。个体行为从中获益的同时,不用为其承担所有的成本,这种成本转化为群体的负担。如果将公地悲剧再抽象化,可以理解为个体使用资源的直接成本小于社会所需付出的成本,从而获得大量的个人收益而使资源被过度使用。

  回到本文开始提到的几个问题,结合公地悲剧就不难解答了。平平无奇的地方特色菜在当地司空见惯,以我们江西为例,走到哪里可能都会遇到的“江西炒粉”,我曾经尝试性地吃过几家,可味道真的一般。这种带有地理标志的店名或品牌没有实质归属权被众多不良商家搭便车,打着广告掺假销售,让顾客的体验一落千丈,让真正的经营者心头一凉。再看美国民众破坏防疫设施一事,一些人认为不隔离得病的风险很低,就算得病,致死率也低。但隔离意味着个人收入和娱乐的减少,因此对于个体而言,不隔离的受益是个人的,损失是全社会进行分担的,个人的受益要远高于其成本。可是,当大部分人都不隔离的时候,病毒就会开始大面积传播,最终导致人民被感染、死亡以及社会经济的大面积瘫痪,到时每个人都会遭受损失,这就是疫情下的公地悲剧。

  公地悲剧能否避免,回答是肯定的,在此前我们定义中就明确了公地悲剧首因就是没有明晰产权。因此有效地明晰产权是问题的出路,经济学家科斯提出过有名的科斯定理,即各利益相关者之间的联络、谈判、签约等等的成本足够低,则无论将产权划归给谁,最终总能达到该资源的最优配置和使用。其次在生活中很多东西是无法明晰产权的,例如空气、水等等,这就需要公共部门加强法律的制定和规范,对于不遵守规则者加以惩处。最后要加强道德的培养和文明素质的宣贯,法律是成文的道德,道德是内心的法律,全员素质得到极大提高的同时,公地悲剧问题自然会在很大程度上得以解决。